您的位置: 南开信息网 > 美食

落红去难留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5:23
摘要:在三天后的骆红追悼会上,厂长致了悼词,文稿是他们布置于工写的。于工永远记得的是这句话——

这里的空气所弥漫的橘子味,远比十里八乡远乡近邻处的片片橘园子里浓烈得多,尤其是生产区,更是被这橘香气息,厚厚的笼罩包裹着……

所谓“季节性大生产”,说的就是这种热闹场景。

一大早,生活区就先热闹起来了,忙着上班的人们,纷纷从旅馆普通客房样的宿舍里钻了出来,楼上楼下大呼小叫地相互招呼着,噼噼啪啪的涌向楼梯,顷刻之间,这一片宿舍楼,都成了灰朦朦的人体印制机,每个底楼楼梯口,就是当然的人体出处,大张着嘴,尽情地吐出。于是,一群群大嚼馒头夹辣椒酱抑或泡咸菜的男男女女,又急匆匆的由此涌向生产区……

安保科的兰柳科长说:“大忙季节到了,我们的安全保卫工作,一定要走在前面……。”,于工知道,科长接下来的话,就是叫他每月出一期黑板报。工作四年半,一样的话听习惯了,连接下来的动作都有连惯性似的:全科人员分成五拨,各负其责的进行安全检查,正副科长各带一拨,留下老技安员老曲,配合于工办黑板报。“虽然老曲识字不多,但人老实勤快,又即将病退了,我们对他应该……。”,兰科长私下里对大家这样说。

位于生产区和生活区交界处的四块黑板报,是厂里开辟的有关安全保卫的宣传阵地,大概由来已久,虽然靠近它的十号宿舍后院,那片香气四溢的刺花菊花,正欢快地怒放着,但还是没能遮掩住眼前的不配套:黑板底色泛白不浅,边沿斑驳脱落不少。于工也常奉科头们之命,向上级部门打了几次《关于我科急需维修黑板报栏的请示》,都被工会主席以“要勤俭治厂”为己任,“还可以用”为事实依据,最后,就以“已阅,暂缓”为形式,一次次压进文件柜底。

一提起版书就头大的于工,也试图以书写宣传材料的名义,直接从宣教科领几瓶墨汁,把黑板涂巴涂巴,可宣教科长华舵说:“这玩意儿得到总务科去领。”,总务科长常非满说:“宣传用品只能宣教科及车间有关班组,才能领。”。“得,没辙,看来,咱们还是叫‘外甥打灯笼——照旧(舅)’吧”,于工无奈地笑笑。正准备爬上老曲扛来的长条板凳,把黑板上过去的内容擦掉时,只见一车间核算文员骆红,朝他款款而来,近前,就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稿笺纸对他说——

“主任安排我写个安全生产的广播稿,还得找你帮我改”。

“嗯”,于工应承着问:“啥时要”?

“小夜班时,书记要在车间广播讲话时用。”,骆红嫣然一笑的说。

“哦,没事。你又是夜班?”,于工随口问道。

“不,我正在上班,挺轻松的。”,骆红实话答道。

“干啥?”,于工自然接问下去。

“就是抽查新工的橘瓣质量”。骆红依然浅浅的笑着。

“那行,下午上班时,到这儿来拿”,于工爽快的敲定。

“嗯,谢谢哈”,骆红仍然保持着淡雅的笑意,转身飘然而去……

刚擦了两张半黑板,就听到老曲气喘吁吁的说:“小于,马上要下雨了。”,于工闻讯抬眼望:“可不嘛,乌云都快滚到头顶了”,于工继续说道,“你先回科里,我把这点擦完,好让雨帮我们冲干净”。

于工从后窗上借来雨伞时,正巧不大不小的风雨俱至,于工赶忙趁机干着未完成的事儿。就在他再次抬头看看雨势的当口,一个在他看来,能令他浮想联翩,抑或怜惜楚楚的镜头,突兀的陡然出现在眼前——

下行到生产车间的厂区运输通道,呈45°的斜面,正所谓“水往低处流”:淅淅沥沥的雨水,迅速在路边形成了一条小小溪流,而那些探头在外的枝枝蔓蔓,更是在雨的洗礼中,飘下一片落英,三三两两地回归大地,转瞬间,又随小溪而流动……,尤以大红的野刺花最为耀眼,于工在雨中寻找着它们延展的轨迹,在一个小小的漩涡处蹲下,默默地对它们说:我来送你一程吧。

“落红并非无情物”,何况多愁善感的于工乎?!所以,此刻于工的眼里,有泪花闪烁。

“于哥,是不是你的伞”?

“于哥,是不是你的伞”?

“于哥,是不是你的伞”?

同样的声音和同样的话,在身后连续响了三次,一声大过一声,于工才渐渐意识到,这是有人使自己收回了思绪,而且自己成了落汤鸡。

于工随声音寻去,原来是个新工女孩,具体名字还没记住,她双手不闲:右手打伞遮雨,把左手的折叠伞扬扬:“我在路边捡了一把伞,好象是你的哦”。“就是就是”,于工伸手接过雨伞,对她道声“谢谢”。回到办公室后,发现没人,看看表才知道,该下班了。



吃完饭,于工歪靠在被子上,拿出骆红的那三页稿笺纸,准备好好修改修改,人家等会儿上班就要来拿。当他刚看了题目《质量至上,安全第一》,就听见一声闷雷响,似乎与平常打雷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一种不得要领的感觉,致使于工的心里稍稍闪了一下,才又专注于字里行间来。

真正让于工激灵起来的,是十多分钟后的办公楼顶的高音喇叭:“请厂部党委全体干部,安保科的全体同志,火速赶到第一生产车间……”,有关人员各自朝目的地跑去,也有悠然自得惯了的干部,照常迈着四方步向生产区溜达而去。具体啥事,通知没说,听口气,好像很急迫的。

于工他们几个办事员,先行路遇了,便相互打听着“有啥事?”,结果都是懵懵懂懂的,但每个人的眼里,都透出不轻的不祥预感。果不其然,他看见车间主任哭兮兮的,对陆续到达的厂长等领导们哽咽着说:“不止这一个蒸汽调压阀,早就该换了,我们打了多次报告,都好象石沉大海”。

在主任垂头丧气的同时,还有“呜呜呜”的女孩悲鸣声,更使得这里的空气,仿佛凝固得令人几乎窒息:“要不是骆红姐姐压着她们,这个铁疙瘩砸的就是她俩了,呜呜呜,骆红姐姐,呜呜呜……”。

“骆红怎么啦?”,于工惊诧地看着主任问道。

“当时,‘砰’的一声炸响,蒸汽乱窜,碰上就烫伤,啥都看不见,现场乱糟糟的。”,主任回答说,“我边招呼大家躺在地上,往外爬,边摸索到‘杀菌房’,关了蒸汽总阀,才安了点心……”。

“我是问人咋样”,厂长急切地问。

“骆红把跟前的两个女娃娃,盖在身下,飞起来的这个阀门,砸在她的后脑勺……”。

至此,于工再也没听见他们还说些什么了。只是大瞪着一双红眼,凝视着那摊红如火焰的鲜血,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吼道:“骆红在哪儿?!”。

主任哽咽着说:“我们把她送到745医院,医生看了,当时就摸着劲动脉摇摇头,这会儿书记他们守着,骆红救的那两个女娃娃也在……”。

“745、745、……”,于工嘴里不停地叨叨着,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不顾,转身就发疯般的往医院跑……

……

在三天后的骆红追悼会上,厂长致了悼词,文稿是他们布置于工写的。于工永远记得的是这句话——

“化作春泥更护花”!

共 268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是“落红”还是“骆红”,在这瓜果飘香的时候,化作做春泥更护花!是作者的巧合还是无尽的怜惜的表达,让我们惋惜。我们看到的是她的责任心与勤劳的品质在放射光芒,引领我们向这朵美丽的花朵致敬!祝福这些勤劳可爱的人健康幸福!【实习编辑:阮海霞】
1 楼 文友: 2011-10-16 12:14:16 作者一定怀着无限不舍之情与悲伤的心来写这篇小说,落红消逝,也让我们对她无限敬意!
2 楼 文友: 2011-10-21 1 : 9:11 感谢赐稿。并欢迎继续向江山视角文艺社团来投稿。视角文艺社团能得到你的支持是整体视角的荣幸。顺问好! 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乘胜前进!快速止鼻血的方法小孩
小孩经常流鼻血
热淋清颗粒效果怎样
宝宝脾虚怎么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