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开信息网 > 娱乐

作詞人劉卓輝真的愛你是Beyond對商業

发布时间:2019-11-08 22:26:52

作词人刘卓辉:《真的爱你》是Beyond对商业的妥协

香港人本来没有太多摇滚基因,其实华人都是,这个基因需要时间去培养内地最近五年音乐节上,也有很多摇滚乐队露面,但受众不是非常喜欢摇滚乐才去的,是不知不觉就喜欢了所以这种轮廓就是摇滚与其他音乐的受众界限越来越模糊

“当下的作词人很少关心大的问题比如上世纪80年代罗大佑、侯德健他们写的歌就是大时代的东西,当然也有小情小爱……现在的人不是没有理想,而是觉得生活更重要——买车买房吧,谈什么理想上世纪90年代后,整个社会都变了,追求物质甚于理想……”5月21日,Beyond御用作词人刘卓辉在重庆签售新书《辉常伤感》,与重庆青年报再谈Beyond和今日乐坛,果然常常伤感《真的爱你》绝对不能代表Beyond重庆青年报:您博客中谈到您跟Beyond不算很熟,那您那里来的信心去写他们刘卓辉:大家在二十几岁时见面比较多,我们不是亲密的朋友经纪人写的书有很多细节,我隔得比较远,他们的缺点我看不到,我看到的都是优点,而且我跟他们没有利益上的矛盾与冲突重庆青年报:乐评人邹小樱在《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中谈到,Beyond其实不是《真的爱你》、《海阔天空》这种风格,而是《我是愤怒》、《长城》这样的而我一直以为前者就是他们风格的代表,我是不是和很多人一样误会了Beyond?刘卓辉:你也这样误会他们,觉得他们是一个流行、偶像乐队,觉得他们一点也不摇滚我是这样看的,早期的Beyond还没红的时候、地下乐队的时候是很摇滚的,但那段时间香港的市场根本不接受摇滚后来他们签了公司,想让他们影响力更大,所以有《真的爱你》,事实证明他们也能做得到(流行)重庆青年报:所以《真的爱你》这样的歌不是他们真正的追求,是Beyond对商业的妥协刘卓辉:对不能说《真的爱你》就是代表Beyond,这绝对不能代表他们他们有很多很摇滚、很有态度的歌曲比如一般人不会唱曼德拉(《光辉岁月》)有些人只看《真的爱你》或者《海阔天空》觉得他们一点都不摇滚但这些不是Beyond的核心摇滚才是他们的核心有些人以不喜欢Beyond《真的爱你》这样的歌作为不喜欢Beyond的理由重庆青年报:他们是在每张专辑中兼顾商业需求和自己的追求刘卓辉:当然他们第一首比较广泛流行的歌《大地》的歌词并不商业,之后出了《真的爱你》(笑),很红之后又出了《岁月无声》,这又不是典型的商业歌曲之后的《长城》、《农民》也不是很有商业企图的歌所以他们能一边做自己想做的歌曲,一边又能做一些流行歌曲,这是很好的事情如果只是几个人说你好也没用重庆青年报:那代表他们摇滚追求的《我是愤怒》、《长城》、《农民》,放在世界上看,水平是怎么样的刘卓辉:我觉得放在华语来说已经很高水平了世界其实是英语为主的,西方人的观念、音乐口味不一样,要求也不一样在华语地区,唱片公司的口味、听众的欣赏水平是有局限的这也会限制一个乐队,他们的音乐不能走得太偏,早期的Beyond就很偏重庆青年报:三子时期(1993年~2005年)很摇滚,但没有那么多广泛流行的歌出来这是不是说摇滚本身就不是大众化的音乐风格刘卓辉:不是摇滚的问题,是听众在当时还没有达到那个水平三子时期,用华语乐坛的标准来说他们很棒重庆青年报:很多人说解散后只有黄贯中在坚持摇滚,您认同吗刘卓辉:简单来说是这样,因为黄贯中的性格走摇滚的路子最适合黄家强的性格比较温和、柔,他不可能太摇滚,但你不能说他就不摇滚,因为摇滚不一定要很噪音汪峰的歌是一种廉价的愤怒重庆青年报:您说您想让读者通过这本书看到香港乐坛的轮廓,这个轮廓大致是什么刘卓辉:香港人本来没有太多摇滚基因,其实华人都是,这个基因需要时间去培养内地最近五年音乐节上,也有很多摇滚乐队露面,但受众不是非常喜欢摇滚乐才去的,是不知不觉就喜欢了所以这种轮廓就是摇滚与其他音乐的受众界限越来越模糊重庆青年报:我们现在了解香港的歌手,如陈奕迅、邓紫棋等,但似乎没有被广泛知道的乐队刘卓辉:香港的乐队曾经有Beyond、太极、达明一派,后来5至10年又基本上没有了,最近几年另外一代又起来了重庆青年报:为什么中间这么长一段时间没多少乐队刘卓辉:一代一代人(口味不一样)吧就比如内地20年前有高晓松他们这种写校园民谣的,中间又断了可能后来的校园歌手没有这种情怀,大学一毕业,找份好工作或者创业更重要重庆青年报:说到情怀,我首先想到罗大佑现在的歌手似乎很少去唱有批判意识的歌,您觉得是什么原因刘卓辉:通常自己写歌的歌手就比较容易有你说的批判性的东西但很多歌手不写歌的,不写歌就唱一些主流的情情爱爱比如张学友,他虽然是歌神,但他唱的90%都是情歌周杰伦,他自己写歌就不一样,他有很多不是情歌的歌重庆青年报:与时代有关吗可能大家在这个快速又多元化的时代变得比较麻木刘卓辉:你说麻木,那汪峰的《春天里》、《存在》、《北京,北京》也是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状态不能说都麻木了我不崇拜汪峰,其实他那个题材挺普通的,但他的歌感动很多人当然如果从更高的角度去批判,汪峰的歌是一种很廉价的愤怒重庆青年报:为什么这样说刘卓辉:如果你拿汪峰跟崔健、罗大佑比的话他就显得太简单了但如果他跟别的普通的明星比的话,汪峰就显得有深度了重庆青年报:崔健当时那么多人为之疯狂刘卓辉:只有那一代人才会特别那么疯狂现在不是没有理想,而是觉得生活更重要,买车买房吧,谈什么理想上世纪90年代之前,基本上没有卡拉OK,也没有多少人说买房子1990年代之后,整个社会都变了,追求经济上的东西多于理想的东西当下作词人很少关心大问题重庆青年报:从歌词来看,当下华语乐坛如此多情爱主题的歌曲,是作词人的问题吗刘卓辉:说歌词有问题肯定是作词人的问题当下的作词人很少关心大的问题比如上世纪80年代罗大佑、侯德健他们写的歌就是大时代的东西,当然罗大佑也有小情小爱的东西重庆青年报:这与音乐市场也有关吧刘卓辉:听众是跟着生产、制作音乐的人走的以前做音乐的人必须要通过媒体去推广音乐,以电台为主,电台主持人推荐什么音乐听众就听什么音乐当下生产音乐的人做的音乐水平比较低,而现在的媒体又得有利益才推歌因此,做音乐的人也不一样了,媒体生态也不一样了,听众就有可能听到不好的音乐但好在现在听众可以通过互联直接听到音乐作品,不用必须通过传统媒体重庆青年报:情情爱爱的歌曲太多,会影响其他类型音乐的发展吗刘卓辉:大环境音乐类型的变化,有几个因素,一个是听众的水平,一个是制作音乐的人的口味以前,唱片公司签什么歌手,就决定了产出什么样的音乐但每个年代唱片公司的人的口味不同可能第一代做唱片公司的人听的是西方音乐,欣赏水平就高一点;再过一代人,可能是听谭咏麟、张学友长大的,音乐口味就是另外一种,签的歌手也就不一样;下一代的唱片公司管理者可能听周杰伦长大的,就更不一样了重庆青年报:这些经营者口味的变化也是引领和符合听众的口味的刘卓辉:对现在的市场大部分音乐做出来都很普通或者没有什么理想,就是因为这一代制作音乐的人没品味

(:张娟)

静脉炎特征
远大医药立可安可以治腹泻吗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