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开信息网 > 健康

煤电顶牛殃及沿海航企

发布时间:2019-08-15 18:48:54

  寒气逼人!行情好像 过山车 。

  说这话的是在一家规模不小的沿海煤炭运输公司工作的王先生,春节前后,他所在的航运公司跟其他沿海干散货运输公司一样,经历了沿海煤炭运价 过山车 一样的行情。运价反弹和运价暴跌交替出现,连王先生这种业内人士都有些看不懂。

  从去年10月开始,秦皇岛到上海的煤炭运价一路上涨,一度达到近70元/吨的三年来高位,但进入今年1月却迅速冷却,如今已经跌破2 元/吨的历史新低,很多船舶因为连油钱都不够,不得不抛锚停航。

  沿海煤炭运价 过山车 ,与电厂和煤炭企业新年度长协谈判僵持下的 顶牛 不无关系:电厂不要煤,煤炭企业不出煤,夹在中间的航运企业成了牺牲品。

  沿海航企受伤

  王先生回忆,这一轮沿海煤炭运价的上涨始于去年9月中旬, 201 年7月的时候,秦皇岛到上海的运价只有25元/吨,10月就涨到了48元/吨。当时,电厂派船运煤的积极性很高,运价可以说在爆发式反弹,有的报价很高了还没有船去。

  由于沿海煤炭运输公司的成本在40元/吨左右,也就是从去年10月开始,经历了近一年持续亏损后的沿海煤炭运输企业,也终于因为运价的反弹扭亏为盈了。

  为了抓住那一波上涨行情,很多沿海煤炭运输企业开始加快接收此前推迟交付的新船,然而,这样的赚钱机会并没有持续多久,到了今年的1月 0日,上交所发布的沿海煤炭运价指数报收580点,较上月下降 5%,其中秦皇岛到广州、上海煤炭运价分别为 2.7元/吨、22.7元/吨,分别较上月下降14.2%、52%。

  到昨天运价还是1月底那个水平,这个价格运煤肯定是亏损的,要么停船不运,要么适合跑外贸的就去跑外贸了。 王先生说,1月中旬后,秦皇岛港锚地待泊船基本保持在 0~40艘,而办完手续能装货的船舶有时连10艘都不到,这与前两个月180艘的火爆场面大相径庭。

2018年温州会务B轮企业
厦门生活服务F轮企业
珠海其他C+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