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开信息网 > 育儿

学生市长上街调研打车难同台比拼危机公关

发布时间:2019-11-29 00:28:48

“学生市长”上街调研打车难 同台比拼危机公关

昨日,

中央财经大学

(招生办)

沙河校区,一组学生正在模拟老人打车被拒载,正好碰见“市长”调研。新京报 李飞 摄

新京报讯 (易方兴)如果你是北京市长,你会关注那些社会问题?昨天下午,第三届“首都杯”模拟市长大赛校际总决赛,在中央财经大学沙河校区举行,来自6所大学的8支“市长队伍”参与比拼,其中两名“市长”都将目光对准了“打车难”。

打车难尾气治理成议题

“市长”在街头体验打车难,随后召开紧急会议商议对策。这一幕出现在“首都杯”模拟市长大赛上。昨天下午,8名“市长”在约2个小时内,以专家座谈、发布会、情景模拟等形式,对自己关注的问题进行阐述。

“一线城市拒载,二线城市拼车。三线城市跑黑车,打车难已经成为主要的社会问题。根据调研,出租车行业市场缺乏竞争,空置率过高,行业规范不够。”在模拟发布会上,中央财经大学弘毅队的“学生市长”表示,应放开出租车市场,引入社会企业竞争。

而中央财经大学风行队的“学生市长”则认为,解决打车难应该从规范叫车软件着眼。“叫车软件,是解决出租车空置率的好办法,但现在20多种叫车软件扎堆,造成随意加价、服务不到位,所以政府应规范市场,只限定合格的企业进入。”

此外,其余“学生市长”还谈到了尾气治理、老旧小区改造等问题。

“市长”同台比拼危机公关

比赛还设置了8名“市长”同台PK的环节,评委以“PX项目通过审批,将在本市落地,但受到部分市民反对”为事件背景,考验8名“市长”的危机公关能力。

其中,中央财经大学“海纳百川队”的“市长”表示,“出现这种状况,需找到传播者从法律上给予惩罚,这样才能提高政府的公信力和威信。”

但风行队的“市长”认为,既然市民有质疑,就有必要重新对项目进行公开透明的评估,然后根据新的评估结果采取相应的办法。希贤队的“市长”也表示,民意不能靠堵,而要靠疏导。

大赛最后,根据大众评审团的投票,海纳百川队的“市长”当选为本次比赛的最受欢迎“市长”,该队关注的问题是北京吸引外籍高技术人才政策研究。

组织者介绍,从今年5月开始,通过校内选拔、论文筛选等环节,来自中央财经大学、北方工业大学、浙江财经大学等8支代表队进入最终决赛。大赛面向北京高校学生,今年已是第三届。

现场

“发改委主任”舌战“刺头评委”

在每名“市长”讲完之后,都会有台下的专家评委进行发问。中央财经大学副校长史建平因其提问尖锐,被学生称为“刺头评委”。

在风行队提出要着眼规范叫车软件市场之后,史建平追问:“在出租车领域,我们已经管得太死,现在你还要再对软件市场做约束?别说20多种,就是200多种,让市场来优胜劣汰,又有什么问题?而且你觉得一个北京市长,会关注叫车软件这么细节的东西吗?”

不过,风行队的队员也不甘示弱,“发改委主任”回应称,并不是限制,只是对市场进行规范,而且“就是国务院总理,还关注猪肉价格呢!关注细节的民生问题并没有错。”引来现场一阵笑声。

对话

上街发200份问卷确定议题

新京报:为什么想到做打车难的议题?

中央财经大学风行队大二“学生市长”高震男:选择选题时是8月份,那会儿新京报一直集中报道打车难问题,引起了我们的关注。

新京报:你们做了那些调查?

高震男:我们上街发了近两百份问卷,采访了一些的哥师傅和乘客,发现叫车软件的使用率不高,同时市场很乱,比如说有胡乱加价的现象。

新京报:那针对当时评委的尖锐提问,有没有心理准备?

高震男:说实话,评委老师的质问不在我们的准备范围之内,心里挺紧张的,不过我们的“发改委主任”回答得挺让我满意。

新京报:你们模拟了市长上街打车调研的场景,你觉得这有可能实现吗?

高震男:这起码是我们一个良好的愿望(笑)。

(新京报 易方兴)

故事会
清史民国
唯美句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