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开信息网 > 育儿

重庆一能源集团老总纵子敛财受贿625万被判无期

发布时间:2019-08-23 06:11:01

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原董事长侯行知没有想到,2012年的农历新年,他是在冰冷的铁窗里度过的。

原本想趁着自己在位时给儿子侯彧铺一条 阳光大道 ,没想到却让自己和儿子深陷牢狱之灾。

《法制日报》记者近日从有关方面了解到,重庆能投集团原董事长、燃气公司董事长侯行知,利用职务便利单独或伙同他人非法收受人民币625.4022万元,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车祸引出8年前恩情

2004年5月 0日2 时许,刘方(化名)驾驶着宝马车经过重庆市江北区黄泥磅的一个路口时,迎面突然驶来一辆白色尼桑车,狠狠地撞在宝马车左侧方,当场把刘方的宝马车大梁撞弯,刘本人也受了伤。

交警认定尼桑车主侯彧酒驾担全责。事故发生后,侯彧向其父侯行知求助。考虑到自己身为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不便出面解决,侯行知便想到 社会经验比较丰富 的何某。经何某出面与刘方协商,刘方同意侯彧一次性赔偿医疗费和修车费等40万元,其中有10万元是何某替侯彧赔付的。

据侯行知后来交代,何某之所以心甘情愿拿出10万元,主要是自己8年前 有恩 于何某。

1996年,何某经营的某建材公司想兼并重庆的一家国有企业 重庆某水泥厂。民营企业兼并国有企业,这在当时的重庆尚属首例,且面临诸多困难,但在时任四川省重庆市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侯行知的帮助下,何某经营的建材公司成功兼并了该水泥厂。

之后,由于拖欠工资及原国有企业部分员工对民营企业信心不足,出现集访、闹事等情况。得到侯行知出面帮忙 协调 ,何某才解决了难题。于是,何某对侯行知便心存感激,总想找机会 报答 。

送钱给侯彧就等于是送给他(侯行知)嘛。 何某的这句话道出了侯行知案中诸多行贿者的心声。

受贿场上的父子兵

我知道侯彧本事不大,没什么能力,也不好好上班,没有固定收入。我就想趁在位的时候,利用手中的职权帮助别人协调生意,让侯彧从中收取点好处费,希望他以后能过得好点。 面对询问,侯行知数次道出纵容儿子侯彧受贿的原因。

据侯行知说,侯彧小时候双腿曾摔成骨折,夫妻俩四处求医才将双腿医治好。所以对于侯彧从小就比较溺爱,疏于管教。或许是太溺爱这个儿子了,有时候,侯行知甚至会主动找一些大老板 朋友 ,来满足侯彧的各种物质需求。

侯二哥跟我说,他儿子侯彧差个车子,让我们支持一下。 2002年年初的一天,重庆一地产公司总经理在办公室对董事长说。该公司曾在侯行知(时任重庆市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帮助下,得以减免了相当数额的债务。于是2002年2月,侯彧的银行账户上多出了40万元的购车款。侯彧用这笔钱购买的汽车,就是在2004年因酒驾发生碰撞的尼桑轿车。

虽然在 朋友 眼中,侯行知一直是个 比较耿直,肯帮忙 的人,但以他的职位,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与他结交。于是,侯彧便成了他们拉拢的对象。不管是生意业务还是人事调动问题,只要侯彧表示愿意帮忙,请托的事情就几乎成功了大半。

2007年11月,侯行知从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调任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执掌了这家 重庆50强企业 之后,有求于侯行知的大老板就更多了。

2008年5月的一天,侯彧对正在客厅看电视的侯行知说,能不能帮其朋友冯某(另案处理)做点有 优惠条件 的精煤业务,并表示冯某可以分点利润给侯彧。侯行知听后表示,可以给能投集团下属的一个生产煤矿的企业 打个招呼 。

于是,侯行知的一个 电话招呼 就让侯彧收获了182万余元的 利润 。

同样在2008年,重庆某实业公司想入股重庆能投集团下属的一个二级企业。该实业公司负责入股事宜的总经理曹某(另案处理)通过朋友关系找到了侯彧,让其请求侯行知帮忙。2009年年底的一天,在侯行知的帮助下,该实业公司成功入股重庆能投集团下属的二级企业,侯彧也顺利拿到了曹某当初许诺的 好处费 60万元。

像这种一个 招呼 就能赚得盆满钵满的 无本买卖 ,在侯行知父子的受贿生涯中并不少见。

亲手提拔成导火索

2010年9月,能投集团下属的某矿业公司因人事变动需要选拔一名副总经理。作为该职位的候选对象之一的吴某(另案处理)知道,能投集团掌握着话语权。于是吴某找到侯彧帮忙。想到吴某最近在自己 代理 的行车和钻头生意上让自己赚了不少钱,侯彧答应了。

由于吴某在民主推荐中排名第二,与第一名差距较大,这次侯行知没能帮上忙,让他 等下次 。

2011年2月,吴某所在的矿业公司再次要选拔一名副总经理。在能投集团开党委会研究该人选时,侯行知收到侯彧短信: 老爸,关照某矿业的吴某。 吴某顺利当上了矿业公司的副总经理。

虽然侯行知这次帮了忙,但是他告诫侯彧 这种事以后不要发短信,也不要插手公司的人事 。然而,侯行知没料到的是,自己一手提拔的吴某会成为引爆自己受贿案的导火索。因涉嫌受贿,吴某被检察机关调查,这一查,就查到侯行知身上。

随着重庆能投集团下属的某矿业公司案发,侯行知父子受贿的事实也开始露出马脚。2011年5月,重庆市纪委开始调查侯行知的经济问题。不久,侯行知重庆市能投集团董事长、党委副书记的职务也被免去,同年8月,侯彧因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逮捕,后被判有期徒刑8年。

侯行知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意识到自己的罪行可能已经暴露,于是他想到向那些老板们退还赃款,以逃避法律的制裁,但为时已晚。

据统计,在法院认定的625万余元的受贿金额里,半数以上是通过侯彧收受的。侯行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并不完全清楚侯彧究竟在外面收了多少钱,侯彧也没有把受贿所得交给他,都是由侯彧自己支配使用。(记者徐伟 实习生李春光)

链接

父母的溺爱和纵容,让一对80后、90后亲兄弟走上了违法犯罪的深渊。2010年,危害乡邻的俞家两兄弟及其恶势力同伙被辽宁省大连市公安机关打掉。在 俞家帮 为非作歹的数年里,其父母深知孩子的行为难逃法律制裁,但由于过分溺爱的心理作祟,每当孩子们惹了祸,甚至触犯刑律后,老俞及其他4名团伙成员的家长都私下用钱摆平,使其不去报案。更有甚者,据俞家兄弟交代,父亲还曾叫他们 平 过事儿。有一次,老俞开车途中与另一名青年司机王某互不相让发生口角,老俞感到很没面子,便打电话让两个儿子帮忙出气。于是,俞家兄弟怀揣斧头开车一路追赶到青年司机王某家中。王某父亲及时将儿子藏到家中床下,出面挡住俞家兄弟。结果,王某父亲被俞家兄弟斧头砍伤,自家轿车也被俞家兄弟砸坏。

说 法

权力下异变的 父母心

当一个人手握大权时,就很容易被眼前的假象迷惑,在自己不断膨胀的私心的驱使下犯下一桩桩罪行。侯行知对侯彧的 父母心 更是以一种畸形的方式表现出来 对侯彧的受贿行为非但没有制止,反而默许、纵容和支持。在被检察机关调查时,侯行知还不忘给侯彧求情,希望能 从轻处罚 。

正如侯行知自己总结那样 主要责任还在于我 ,侯彧的沦陷只不过是对他的另一种惩罚而已。十几年受贿生涯种下的恶因,终酿成今天的苦果。由最初自以为是的 关爱 到最后幡然悔悟是 毒害 ,侯行知的惨痛教训给我们每个人一点启示。(徐伟)

白癜风预防
达州治性病好的医院
保定哪医院治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