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开信息网 > 历史

仗剑万里 第十七章 天人交战

发布时间:2019-10-19 07:52:20

仗剑万里 第十七章 天人交战

“我当然会和你师父谈,但若经过他的手,我从你这里得到的消息将真假难辨。那样的话,你对我毫无价值!”冯道负手而立,他缓缓转过身,指着东墙上的地图,“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地图吗?”

“前朝疆域。”

冯道走进地图,伸手摸了摸边境线,“那些罪人终将被清算,朗朗乾坤,总有一天大乾要正名。”

穆凡躬身,这次他是真心的,“师叔要为大乾正名?”

“正名……需要打败现在的赵氏,太早了,经营好剑宗才是根本。”冯道的手在地图上慢慢滑动,虔诚的像敬神,“和尚信佛陀,我信手里的剑,信脚下的土地。引妖族南下,国土分裂,相互倾轧是大罪!”

“前辈高义!”

冯道轻笑,嘲讽道:“我不高义,没什么理想,正名之类的事,我只是感兴趣而已。剑宗,我要让剑宗壮大,而不是为了你们的目标无谓牺牲!”

穆凡疑惑道:“谁要让剑宗无谓牺牲?剑宗弟子与剑宗一体。”

“哈哈……剑宗弟子,偏偏是剑宗宗主想让剑宗毁灭。”冯道的手离开地图,“你没怎么见过卢行简,不了解他,他和叶峰一样疯狂,只是平日里一直和稀泥,你们看不出来罢了。”

“宗主怎么了?”穆凡还是第一次听人说宗主疯狂。

上一次在祭祀大典期间,他被丁松阴了,肋骨受伤,疗伤时听冯道随口提过,当时冯道说剑宗的实际掌控者还是卢行简。

冯道笑道:“他矢志惩罚那些罪人,铁了心的那种。”

穆凡嘀咕道:“这没什么不好啊。”

冯道眉头微皱,呵斥道:“嘀咕什么,说话就大声说,像个爷们!”

“好,我觉得宗主做的没错。”穆凡扯着嗓门道。

“这才像话,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嘀咕。”冯道走到穆凡面前,“宗主想做什么我管不着,想随便他怎么想,可是他做了,我就能管得着了。”

穆凡道:“宗主行事一向稳妥,没听说有什么大的差错。”

“那是他还没开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头子报仇是一百年不晚。”冯道虽对宗主多有不满,但他不禁佩服卢行简的隐忍。

装孙子是件很难的事,特别是一装上百年。不是谁都能装孙子的,要装好更难,因为一不小心,装孙子就成了真孙子。像卢行简这样装了上百年

,装的剑宗前所未有的团结,内部矛盾缓和,冯道认为自己做不到。

“老头子想积聚力量,以剑宗上下全部力量攻击玄门,两败俱伤,为其他人做嫁衣!”冯道轻拍穆凡的肩膀。

穆凡心神一震,背脊发凉,从颈部到后腰,鸡皮疙瘩瞬间起来,“他真要这么做?”

“有这个苗头。”冯道的脸很阴沉,“老头子要疯了,他装不下去了,不想做孙子了。”

穆凡迟疑道:“此事甚大,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不敢轻信。”

“说是不敢轻信,实际上你已经信了。”冯道和穆凡的距离很近,四目相对,他眼中摄人心魄的霸道让穆凡下意识的躲闪。

穆凡道:“我要确凿的证据。”

“证据……没有,老头子的行为等于再次分裂剑宗,他想拼,剑宗有一大把人不想拼。”冯道退了一步,虽然他并非有意给穆凡施压,这一退还是让穆凡出了口气。

穆凡问道:“师叔不打算拼死一搏,而且师叔背后站着很多人吧。”

“当然,林子大了,领头的鸟要撞死在树上,不代表它后面的鸟也要跟着撞死。无论什么时候,疯狂的人终究是少的。”

“所以……你们打算怎么做?”

冯道笑道:“你打算怎么做?”

“与我的牵扯没那么大,我终究是穆家人。”

“你能看着剑宗走向覆灭吗?”冯道神态冷漠的说,“纵使你是穆家人,你能眼睁睁看着你认识人身死吗?”

“我……我不知道,也许能……”穆凡有些迟疑,他不知道自己会怎么选择。

冯道的嗓音变得沙哑,充满荧惑,“你师父目前尚在摇摆,只要他站在我这边,老头子就不敢乱来。”

“你想要架空宗主!”穆凡恍然大悟。

冯道摆手道:“瞎说什么,要击败玄门,击败朝廷不能着急,必须有耐心,放长线,甚至要花不止一代人的时间。至于扫清各方势力,一统天下,更急不得,或许需要几代人的经营。”

穆凡连连摇头,“你与师父联手,剑宗大半势力恐怕落入你的手中,到时候宗主自然就被你架空了。”

“谈不上架空,老头子没下决心,我们要让他看到我们的决心。”冯道不经意间将穆凡纳入“我们”的范畴,“只要宗主看到了,自然会好好权衡。”

“可这和逼宫有什么区别?”穆凡脸色也不好看。

“我说了,老头子的想法不错,他可以去做,但不应该拉上剑宗。剑宗不是他一个人的剑宗,而是你,我,很多人的剑宗。如果他要带着剑宗走向覆灭,那他就不适合宗主一位,若他能耐住性子,我身为他的弟子,仍然愿意支持他。”冯道摊开双手,面向穆凡,“难道我说的还不够直白吗?”

“够直白了。”

“我需要你的帮助,叶师弟也很疯狂,但他的疯狂更多限于个人,他敢与东泽的老皇帝闹矛盾,却没让霍无家和手下的兵牵扯进去。他敢一个人去西北,从未将自己与剑宗捆绑到一起。我需要你去影响叶师弟,必要时刻,你甚至应该把他某些行动告诉我。”

“不行!”穆家立即拒绝,“我这么做与背叛师父有何区别?”

冯道咦了一声,“当然有区别,你没有背叛他,你是在帮助整个剑宗。他做的其他事我不管,但与剑宗存亡有关的事,我哪怕不是代理宗主,仅是剑宗一员,也不能不管。”

他顿了顿,又道:“这么说吧,剑宗平稳发展壮大才是最好的路。我不是为一己私利,是为剑宗啊!”

穆凡脑海天人交战,冯道想让他在剑宗全体和宗主选一边,而选择剑宗全体就一定会牵扯到师父。

冯道句句在理,剑宗数万弟子,不能因为某一任宗主个人的决定犯险。他全心全意为公心,并非有意敌对叶峰。

“若你一时间无法决断,回去好好想想,想好了在后山演武场显眼处插把剑,只露一半剑身即可。”

泰州治疗男科医院

赤峰治疗妇科方法

聊城白癜风

泰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治疗妇科费用

小孩经常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流鼻血吃什么好
宝宝有口臭是什么原因
小儿小便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