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开信息网 > 游戏

七月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33:49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帝星陨落,天下大乱。  这一天,黄历上清清楚楚的写着:甲午马年、辛未月、戍子日,宜祭祀、入殓、安葬、破土,忌嫁娶、开市、远行、入宅,鬼门开。  十五日,晴,少云,风平。诗云: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听说今天是孟宇之节,有恶鬼游离,亡魂倾巢而出。念及于此,我猛然警醒,暗暗心惊。看来今夜我是回不了红树林,只能窝在墙角,等待好心的路人赏给我一碗剩饭了。我逢头垢面衣衫褴褛地蹲在城墙下,双眼无力地盯着地面。我的脸色焦黑、嘴唇干裂,破损的双脚布满了血污。我无精打采,模样想必很凄惨,有可能比坐在我身边的狗还可怜。  我们已经在这里坐了两天两夜,粒饭未进。我原本可以利用手中的剑换取一顿酒醉饭饱,然后舒舒服服地洗个百花澡,再吩咐怡香阁的碧落姑娘来陪我共度良宵。碧落姑娘是京城第一名妓,传闻她乌云秀发,杏脸桃腮,眉如春山,眼若秋水,更兼雪肌蜂腰,妩媚身姿,琴棋诗画皆精。如此完美的女人,即便是后宫三千佳丽与之相比,也黯然失色。  但是我没有去过怡香阁,今生也绝不会去。因为在我看来,她只不过是一个薄情寡义人见人骑的婊子。在婊子的人生观里,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只要你攒够了50两黄金,就可以与她轻解罗裳一夜欢愉。这样的婊子,还不如食槽里的一头母猪。所以,我从来没想过在她身体里浪费精力。她是我生平最看不起的两种人之一,还有一种就是那些虚有其表狂妄自大的剑客。比方说宋如风,但他已死在我的嘴下。他的狂妄和虚伪,如风云般消散,早已成为了过去。唯一值得我珍惜的,就是他手中的那把剑。  我的狗忍不住饥饿,它站起来看了我一眼,抖了抖身上的尘土,摇着尾巴钻进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抬起头,望向这片京城繁华之地。看无数珠光宝气的公子,昂首阔步的从我眼前经过。看那些绫罗玉翠的小姐,顾盼神飞地在胭脂花粉旁驻留。相形之下,他们是那么的从容,潇洒和快乐。而我是如此地孤独、凄凉和狼狈。  我看到迎风酒楼门前几个官爷正整备上楼,看他们的冠带朝服应该是四品。在清水雅园旁边,有几对男女站在那里谈笑风生。男的各是户部、吏部和御察使大人家的少爷,女的都是附近春楼里小有名气的婊子。再看看宣城大道中央,那位满脸横肉大腹便便的将军。威风凛凛地骑在一匹汗血宝马之上,领着身后两队刀剑林立的骑兵,耀武扬威地朝皇宫奔去。我目送那位猪一样丑陋的将军离开,心里很怀疑他的武功是否有传说中的那么高。  此时,不知从哪里跑来一群身上长满了脓疮的乞丐。他们涌入街道,一手拿着竹棍,一手举起手中的破碗,点头哈腰地向达官贵人们行乞。忽然间,女人们齐声尖叫,男人们骂骂咧咧,热闹的京城即刻变得异常骚乱。接着,一队兵马得得赶来,兵士们持戈执剑,像赶牲口似地把乞丐们轰了出去。乞丐们一轰而散,嬉皮笑脸地纷纷跑到城墙之下,各自找好位置蹲了下来。我看见城墙下的乞丐越聚越多,黑压压的一片。一时觉得自己似乎没那么孤单。看着他们,我不禁笑了。  我的狗去了没多久就回来了。来到我身边重新躺下时,把它嘴里吃剩的小半个馒头吐在我手上。我感激的抚摸它的脑袋,饶有滋味地咀嚼着。然后,我的眼睛有些湿润。我不是为贫苦的命运而哭,而是为它对我的不离不弃而哭。想我多年来的颠沛流离,如果不是它,我很有可能饿死在街头。要是它会说话就好了,假如它能说话,我一定会把今生的将来过去与它分享。假如谁胆敢动它半根狗毛,我一定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很可惜,它不言不语,只会摇晃着脑袋,用深邃的眼睛默默地注视着我。等我慢慢地咽完最后一口馒头,心中虽迟疑了一刻,但我还是决定杀了那个狗皇帝。  多年前我就说过,我既不爱黄金,也不爱美女,更不想理江湖中的恩恩怨怨。江湖多腥风血雨,而我生性孱弱,无意纷争,京城之内不是我该来的地方。我来只不过是想看看,我们的国家是否真像江湖盛传那样强大。我来,是想查清楚,我们的皇帝是不是当真心系民生、爱国如家。然而,从我看到京城的第一眼起,就动了无限杀机。因为我看清了这片繁荣奢华背后的腐朽,看透了这栋即将垮塌的大夏。我还听到了许多乞丐凄凄地歌声,他们唱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所以,狗皇帝一定得死。  入夜,微风。皇城之内,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车如流水马如龙。天空一轮明月高挂,遥无际涯。地面,树影婆娑,桂花飘香。我脱了白天的乞丐服,换了一身夜行衣,手握千古名剑渊虹,如鬼魅般越过皇都一座座高墙房顶。我的轻功卓绝,无人能敌。到底高到何等程度,恐怕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我没有蒙面,也不必蒙面。一个对自己的剑有着绝对信心的剑客,又岂能留下机会,让别人记住他的脸?想要记住,除非临近死亡的那一瞬间,那回忆稍纵即逝。在生命不舍的回忆里,黑暗无边无际!  见到狗皇帝之前,我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扰。轻功,对于那些空有一身武艺的人来说。就好比雄鹰俯览着大地上奔跑的恶狼。狼虽凶残,却永远也追不上翱翔在天的雄鹰。  不过我还是出于疏忽,撞上了白天在皇城内巡逻的猪将军。我直呼他为猪将军,并没有小瞧他的意思。他姓朱名四堂,祖籍鄂州,家传至宝猪头七星碧玉刀,擅长独门绝技神刀无影,而且还长得跟猪一样。我叫他猪,哪有什么不妥?  朱将军阻挡了我的去路,他背负着双手,高深莫测地立在我面前。我看不见他的脸,只看得见牛一样宽阔的后背。那把杀人无数的宝刀,插在旁边坚硬的青石板里。我向那把刀望去,目测刀插进石板的深度,不禁暗暗佩服此人深厚的内力,再仔细打量那把刀。但见刀身乌黑,刀刃霜白,刀光刺眼,确实是一把好刀。  见他没有动,我也不动。高手相争,出招前的冷静,对这场战斗的胜利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明白,我又何尝不知。  我们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僵持着,活像两堆沉默千年的化石。他在等我出剑,我也在等他拔刀。然而有件事他没有算准确,那就是我比他年轻,更能吃苦,更能忍耐。我知道他支撑不了多久,便会转身逼我出招。像他这样装酷扮高深的脓包,迟早会自行崩溃,原形毕露。  终于,他忍不住转身回头。故作威严的斜睨了我一眼,气喘吁吁地问,你为何不出剑?  我淡淡地说,等你出刀。  等我出刀,哈哈!何必等我出刀?他不可一世的笑道。  你既不出刀,我又何必出剑?我针锋相对。  为何一定要让我出刀?即使不用我出手,我的属下也能叫你命丧黄泉!他信心十足的说道。  那你为何不叫他们一起来送死?我冷笑  因为,能配得上你出手的人只有我!  因为,我知道你是谁!你就是杀死宋如风的那个剑客,对不对?他目光灼灼地问。  我没有承认,也没否认。还是那样漫不经心地笑着。我要让他伪装的耐心彻底涣散,不攻自破。  听说,你的剑比宋如风还快,我很想知道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刀快?  我不屑回答这样愚蠢的问题,只能轻描淡写地说,等你死了就知道了。  他脸色微变,手臂轻轻颤动。  霎时,他手腕一翻,力由心发,刀仿佛注入了生命一般回到了他手中。他大吼一声,刀光化作一团莲花朝我劈来。在他的刀接近我的胸口之际,我拔剑出鞘,渊虹的剑刃刚好封住了他的刀。他没有看清我如何挡住他这必杀的一刀,还能同时回击他一剑。  他败了,败得一塌糊涂。他低头看见手中残留着一个猪头的剑柄。狂傲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恐怖的神色。  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剑快!我学着他的口吻反问。  他垂下头,失败的打击正慢慢侵蚀着他的内心。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静静的等待他开口。  他老羞成怒,再次出手。只见他双脚离地,腾空而起,身体猛然拔起十丈余高。在空中连续变换十几个招式,如泰山压顶般朝我袭来,我没有想到,他体型臃肿如猪,轻功竟然这般了得。如果我用剑刺他,势必会腰断骨折压个半死。这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打法,不管我是退还是挡,都会受伤。看情形,我好像无路可退了,因此我巍然不动。  其实我早已看出,他自为官以来,终日声色犬马、纵欲过度,内力和轻功看似精湛,实则有限。我果然没看错,他只不过飞到半途,真力突然松懈,即如磐石般落下,重重地跌落在斩断的刀刃上。只听得一声闷哼,刀尖从他后背直透而入,没入腹中。他还没来得及叫唤,却已气绝。  对于他的死,我感到很遗憾。毕竟他不是死在我的剑下,而是死在自己的刀下。倘若他不死,我一定会向他提出忠告,劝他少吃猪肉多运动。可惜的是,这个美好的愿望,他只能到地府里面去实现了。  朱四堂死了。他一死,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我杀狗皇帝。我绕过朱四堂的尸体,走到雕梁画栋的寝宫门口,轻轻地推开了门。  我朝房间扫视了一眼,一眼看见狗皇帝浑身赤裸地蜷缩在龙床上。在他的身旁,同样躺着一位玉体横陈身姿曼妙的女人,我猜这个女人一定是她的妃子。狗皇帝战战兢兢地望着我,目光中流露出强烈的求生欲望。裸体女人秀发披肩,乳房浑圆,臀部丰满,体态修长,脸色异常煞白地紧紧搂着他的肩膀。  我拔剑指着瑟瑟发抖的狗皇帝,你,给我滚下来。要是换做平时,我撞坏了人家翻云覆雨的好事。一定会羞得满脸通红,连连道歉继而落荒而逃。可今夜不同,在我眼里他们连家畜都不如。  听到我的怒喝,狗皇帝一轱辘滚下床来。他滚到我脚边,一揖倒地地大声向我求饶。他说只要我放了他,就下旨封我做护国大元帅。他以为我是三岁孩童那么好骗,什么护国大元帅,当朝宰相,全都是鬼话。我对他的哀求听而不闻,有时还皱一皱眉头,只当他放了一个恶心的臭屁。  狗皇帝的诨名叫国泰,名叫的国泰的人未必是个好皇帝。就拿这个狗皇帝来说,他的名字与政行大相径庭。他在位十余年,十年之间,听信谗言,陷害忠良,荒淫无道,暴政横行,为官之人大都贪污受贿、欺瞒乡里、无法无天。为民之人终日为沉重赋税劳苦奔波,却依然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这样的狗皇帝,不但不为民做主,福泽天下,反而纵容贪官无数,与其狼狈为奸。将一个偌大的王国整治得怨声载道民不聊生。我如若不杀他,不足以平民愤!  我对他的贿赂毫不动心。一个将死之人,他所有的承诺就像我手中刺出的剑一样,没有任何意义。我一脚踢翻他,面无表情地问他。你还有什么话说?谁知他又爬过来,抓着我的裤脚放声大哭。他哭道,大侠,求你不要杀朕。只要你饶朕不死。朕保证以后做一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大侠,求你饶了朕罢!只要你饶朕不死,朕一定会罢免所有贪官,重用清廉有识之才,恢复我朝清新繁荣气象。大侠,你就饶了我罢!说时,他声泪俱下,几乎晕厥。  他的喋喋不休地令我很厌烦,死到临头还不忘自己的身份。我没读过什么书。生平第一次听到求饶还求得如此声情并茂。我开始心软了。一时间,我想起了百年前无名刺秦的英雄事迹。想他明明在得手之时竟然改变主意,横剑自刎以救天下。想到他,我心中有些犹豫,心想杀还是不杀?   这时,一阵微风吹来,烛影飘飘。我闭着眼睛思索了良久,然后一挥手刺穿了他的喉咙。还剑入鞘之时,我听到了鲜血从他喉咙喷溅而出,发出风铃般的呼声。我怔了怔,心想这声音真是动听。原来皇帝就是皇帝,不同于凡人。尽管他的气节尚不如一个草民,但他体内流出的血竟也鲜红欲滴,在烛光摇曳的映照下,如梅花一样娇艳。  我杀了狗皇帝,留下那女人独自面对血泊凄厉惨叫,随后消失不见。那晚,曾有人看见,在皎洁的月色中,在桂花飘香的树顶之上,一条黑色的身影越过天际,他双手张开似雄鹰,如疾风闪电般的朝天空飞去 共 441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如何避免泌尿系统感染的产生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